网络平台“有偿抢票”遭质疑:与“黄牛”有何区别?

2017-01-09 10:02:46

春节临近,各大网站纷纷推出“火车票有偿抢票”平台和软件,消费者质疑这与网络黄牛有何区别?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朱巍,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共同探讨了相关话题。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春节临近,各大网站纷纷推出“火车票有偿抢票”平台和软件,消费者质疑这与网络黄牛有何区别?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朱巍,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做客《天天315》周末会客厅,共同探讨相关话题。

还有20天就到春节了,每年这个时候想抢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几天,春运抢票大战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不同于前几年用刷票软件免费刷票的模式,今年,携程、去哪儿、智行、高铁管家等公司都齐刷刷地推出有偿抢票服务,按照抢到票的概率收取不同档次的服务费。消费者只要选好车次和抢票套餐,支付火车票费用和抢票服务费,平台就可以自动帮着抢票。

有朋友告诉记者,他在携程上花66元买了抢票套餐,预约抢购了回家的高铁票。兴奋的同时,他也很无奈,说“没想到一张300元的高铁票,还多花了66元的抢票钱。但能有张回家的票,我也认了。”

经济之声:对“火车票有偿抢票”平台和软件持什么态度?这合法吗?

胡钢:现在火车票的经营销售要获得铁路总公司相关的认可和授权,而且加价费率手续费是5块钱,如果超出就属于原来投机倒把。如今在新的网络时代有一种叫逆向的操作,是代买,而不是代售。其逻辑在于,依然会收取金额不等的费用,特别是通过网络这种大规模、长时间、高频率的服务,确实会使很多消费者得到一些便利,但同时会使那些不熟悉网络、没有支付这些费用的人在网络环境中处于一种劣势,因此从法律上是来说,不能说这种行为违法,但在公平性上值得探讨。因为我们还有传统的面对面购买火车票的群体,所以车票投放的比例应该适当,不能全部放在网上。

朱巍:从法律上讲,毫无疑问不能说它非法,因为法律没有明文禁止。以前我国虽然有很多法律法规提及打击黄牛党的问题,但抢票软件跟黄牛党不是一回事儿。黄牛党是假冒别人的身份证买了票,然后再高价卖给别人;但现在这个是委托平台,是花一定的费用委托平台用更快的渠道、更便捷的手段、以更高的可能性来获取车票,实际的买票行为还是用户自己,所以它不是黄牛党行为。既然不是黄牛党行为,我认为应该是合法的。为什么现在会出现抢票的情况,就是因为市场的供需不平衡,而不平衡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城乡发展不均衡、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等。所以现在每到过年会有一个大迁徙的行为,可以说这是一个历史阶段出现的特色,因此在特殊的时期大家会用各种手段,但也要充分保保证一定的公平性。

经济之声:如果加了钱,但抢票平台没给订着票,怎么办?会不会有一些纠纷产生?

朱巍:这牵涉到委托合同,因为不是自己去买,而是代替消费者去卖,用消费者名义。委托合同最大的标志就是最大诚信合同,既然委托了我,就要最大的诚信。如果不是虚假宣传,或者确实没有尽到相关义务,这就没有办法,最大诚信合同就是信任你没有办到,双方在格式条款中应该有约定,平台是没有违约责任的。

经济之声:会不会有一些相关的假冒网站蹦出来,大家要不要警惕,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给大家?

胡钢:这点非常重要,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凡是这种特定时段的情况,类似于过年这种针对性的诈骗行为非常多。因此大家即使选择这种收费的抢票平台,也尽可能去那些比较有名的大网站寻求这种服务,尽可能用直接在地址栏输入网址的方式,这样能够更加安全一些。

朱巍:第一,应该有些警示,让其不敢去做,一旦出现欺诈这样的行为就要处罚让其倾家荡产。第二,要在制度上予以保证。


 

部门回复

商家回复

维权日志

公益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