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对于误诊造成后果怎能不管不问?

2013-08-11 10:09:17    [涉及单位: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    [地区:,,]

吴莉娜,已婚女性,27岁,发现“盆腔包块”一年,阴道流血4天,于2013627日入住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经该院2013710日检查,病人病理诊断为:(右卵巢)高分化浆液性腺癌,肿瘤大小7×5×2.5CM,(腹腔冲洗液)细胞学检查,见大量癌细胞,成团或散在分布,部分排列成乳头状结构,考虑为腺癌。

病人家属得知这消息,如晴天霹雳,病人更是大失所望,亲友们都泪如泉涌。

就在710日这天,医师通知做手术,该手术本来就是一个肿瘤快速切片,随后医师要求做第二次手术,切除两侧输卵管及卵巢跟子宫,患者没有同意,13日,患者丈夫拿肿瘤切片去湘雅医院会诊,病理诊断结果为(右卵巢)交界性乳头状浆液性囊腺瘤,不是癌症,但永远挽回不了的是手术中已经把患者一侧的输卵管和卵巢切掉了,一个完整的人,因为医院医师的误诊和误治,变成了一个遍体鳞伤身体不健全的危重病人,用的经费暂可忽略不计,巨大的精神打击和两次动手术剧烈的疼痛,怎么不叫人辛酸!!

救死扶伤是医院的天职,在医疗技术发达的今天,竟然存在误诊病历,好人治坏的荒唐事件,真是太叫人失望和辛酸!

误诊误治,显然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为什么医师工作这样粗心和不负责任,不懂就要不耻下问,为什么不懂还要装懂呢?

人的生命非常宝贵,更何况是二十多岁的少妇,而有的医师却把生命做试验当儿戏,真是让人伤心。

综上所述,请求当地主管部门迅速处理这种误诊误治,给病人身体造成严重损害的医疗事故,恳请当地主管部门尽快给病人及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该进行经济赔偿的进行经济赔偿,该行政问责的要行政问责,要从源头杜绝这类事件的再度发生,维护病人的合法权益。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处理中

编辑回复

已发函至湘潭市卫生局。

部门回复

  • 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答复 收到华声在线网转来的网友投诉《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对于误诊造成后果怎能不管不问?》,在此,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作出详细答复。

    文中患者方认为:“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一医院)对患者吴某的术中快速切片和术后常规病理诊断结果,与湘雅、省肿瘤医院病理会诊结论不一致,是市一医院误诊导致错误切除了她的一侧卵巢。同时医务人员还要她做第二次手术,切除另侧输卵管、卵巢及子宫,幸亏因患者方不同意而没有实行。市一医院给她造成巨大精神打击和手术疼痛”。患者方强烈不满,对院方的解释不予接受,因此在网上发此帖,与医院交涉甚至采取了一些过激行动,要求医院给予其巨额经济赔偿。故而导致医疗纠纷。

    对患者方在贴中所描述的诊疗行为,我院认可。对其所表达的某些观点,院方赞同。正如患者方所述:“误诊误治,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对患者年纪轻轻就患有卵巢肿瘤,要经受极大的精神和手术创伤打击,院方深表理解和同情。医务人员在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交流不够深入、沟通服务不到位导致患者方对病情认知存在较大差异,院方表示诚挚的歉意。院方愿意为患者方继续提供必要的咨询与诊疗服务。纠纷发生后,医院非常重视,组织专家对患者病情进行了深入分析,并与上级医院的病理学专家进行了探讨。 关于其病理诊断,市一医院的诊断是:右卵巢高分化浆液性腺癌;而湘雅医院诊断是:(右卵巢)交界性乳头状浆液性腺瘤;省肿瘤医院的诊断是:(右卵巢)交界性乳头状浆液性囊腺瘤。 经市一医院及上级医院专家会诊,达成最后病理诊断意见为:(右侧)卵巢表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病理专家周先荣教授会诊意见:右侧卵巢表面浆液性乳头状交界性肿瘤;腹冲液少量乳头状结构,符合浆液性交界性肿瘤改变。)

    以上这些诊断文字看似不同,都只是专业描述的差异。表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与高分化浆液性腺癌,都是低度恶性卵巢肿瘤,都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癌症”。不同医生对此类肿瘤的恶性程度的判断有所偏差,才出现文字表达的不一致,而对于其具有恶性行为、高复发性、可以远处转移和扩散的共性,观点是一致的,不是患者方认为的“不是癌症”。其治疗方法、术式,医学原则上都需要按照恶性肿瘤的诊疗指南去处置。女性卵巢表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对放疗和化疗都不敏感,手术切除仍然是首选。在对吴莉娜的手术过程中,医务人员非常慎重,提供了三种手术方案供选择,并不是只有如帖子中提到的根治方案,所有选择的诊治方案都有患者家属签字。院方认为不存在“误诊误治”问题。

    当然,医务人员在诊治这种疾病时,除了应该向患者作出详细解释、认真沟通之外,更应该“以病人为中心”,尊重患者的选择,不应该把自己的意见强加给患方。患者也要承担保守性手术复发率可能更高的风险。 尽管人类已经把触觉伸向了太空,但对自身的认识并不全面,对肿瘤的认识也不是很透彻。希望患者、家属及广大网友对“卵巢交界性肿瘤”有所了解,对这个预后并不太好的肿瘤引起足够重视。 以下是病理学专家就吴某病情的分析,如有不认同,可向上级医院专家作进一步咨询,也可以百度一下搜寻“卵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获得相关知识。感谢华声在线对我们工作的监督,感谢广大网友的关注!

    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

    2013年8月15日

    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患者吴莉娜病理学检查的说明

    患者吴莉娜,女,二十七岁,因发现盆腔包块1余年于2013年6月27日入住我院。

    入院后妇科检查发现患者右附件区扪及一约7×6×6cm大小包块,活动欠佳,无明显压痛。B超:右附件区等回声包块,性质待查。CA125:86Iu/l。于2013年7月10日在我院妇瘤科行肿瘤切除手术。手术所见:盆腔积液约100ml,右卵巢表面可见7×6cm菜花样肿物,肿物完全被大网膜包裹并紧密粘连。切除卵巢表面肿物送快速病理检查。病理大体检查:“右卵巢肿物”:菜花样肿物一个,大小7×5×2.5cm,灰红色,切面灰红、实性、质中。“腹腔冲洗液”:红色血性液体约200ml,色稍浑浊。病理镜下检查:“右卵巢肿物”:肿瘤呈乳头状生长,多数区域乳头分支复杂;乳头衬覆单层或复层立方上皮(多于2-3层),上皮细胞轻至中度异型性(核大、不规则、深染,核仁小而显著);可见核分裂像(1-4个/10HPF)。“腹腔冲洗液”:见大量异型细胞,成团或散在分布,部分排列成乳头状结构,细胞核具一定异型性。

    本院当班病理医师综上考虑:(右卵巢)高分化浆液性腺癌。主要基于以下理由:该肿瘤体积较大(7×5×2.5cm ,生长较快,去年初发现时肿瘤很小,一年时间长到7 cm);肿瘤内多数区域有密集的微乳头,细胞层次较多(2-3层),细胞具一定异型性;核分裂像1-4个/10HPF;腹水中发现大量肿瘤细胞。按旧版外科病理学诊断标准:上皮层次超过三层、核分裂像>1个/高倍视野,就够癌的诊断标准了。

    本例经本科上级医生及外院会诊,最后意见为:(右卵巢)表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serous surface borderline tumour)。卵巢交界性肿瘤(borderline ovarian tumor,BOT )是一种潜在低度恶性的卵巢肿瘤,并非患者及家属认为的“这个肿瘤不是癌症”。癌症是所有恶性肿瘤的俗称,为由控制细胞生长增殖机制失常而引起的疾病,癌细胞除了生长失控外,还会局部侵入周遭正常组织甚至经由体内循环系统或淋巴系统转移到身体其他部分。卵巢交界性肿瘤是有侵入周遭正常组织的能力的,按癌症的传统定义,卵巢交界性肿瘤也是“癌症”。表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比通常的卵巢交界性肿瘤有更高的复发率,文献报道达到30%。保守性手术、肿瘤破裂、FIGO分期晚、微浸润、腹膜种植是导致BOT复发的独立危险因素。本例患者术前已有腹水,且腹水中见大量肿瘤细胞;肿瘤生长很快,免疫组化标记提示瘤细胞增殖指数高;肿瘤部分区域呈微乳头状,提示本例患者存在复发的高危因素。

    目前对BOT的术前诊断率不高,术中冰冻组织病理学检查对诊断BOT非常重要,但诊断结果的准确性有限。国外研究发现术中冰冻组织病理学检查结果对BOT诊断的准确性仅为69.5%,而过度诊断和诊断不足率分别为1.2%、29.3%。鉴于术中冰冻组织病理学检查结果对诊断BOT的局限性,术中根据冰冻组织病理学检查结果决定手术范围具有相当风险性,需于术前或/和术中与患者及其家属充分沟通,本例在术前、术中均已与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

    BOT患者往往年轻,有生育愿望,保留生育功能的手术逐渐为人们重视。但BOT诊断和治疗存在高度不确定性,患者要求医生在保证安全性和满足生育期望之间寻找平衡点尚面临极大挑战。这使妇科医师面临以下问题:BOT患者应该接受怎样的治疗?首次手术治疗采用哪种方式最理想?患者是否存在不够或过度治疗?怎样定义高危因素?哪些患者进行保留生育功能的手术是适宜的?哪些患者需要接受术后辅助性治疗?手术后辅助治疗是否能降低肿瘤的复发?

    国外文献报道,BOT患者接受保守性手术的复发率为11%-60%,而根治性手术的复发率为5.2%-8%,复发中位时间为25.1个月-29.4个月。

    有研究者对患者长期随访时发现,有些典型的浆液性交界性肿瘤并不呈良性临床经过,30%的浆液性交界性肿瘤发生在卵巢外表面,2/3可发生腹膜种植;与经典型浆液性交界性肿瘤相比,微乳头型及高分期浆液性交界性肿瘤复发率更高。本例肿瘤生长在卵巢表面,容易脱落形成腹腔种植性转移,腹水(约100ml)中已见大量肿瘤细胞,且瘤细胞异型性较明显。本例免疫组化标记:CA125(+),Ki-67有较高的增值指数,达到10%,提示其存在复发高危因素。

    以上是对卵巢交界性肿瘤的简单综述,希望患者、家属及广大网友对卵巢交界性肿瘤有所了解,对这个并不太好的肿瘤引起重视,也理解目前医学的某些无奈——目前的医学对很多肿瘤了解得并不是很透彻,只是知道它们预后不太好。

    病理诊断虽然是目前世界各国公认的准确性最高的诊断手段,但也有其局限性,它在相当程度上受病理医师的基本知识、阅片经验及逻辑思维的影响,带有主观性和经验性。这种影响对一些交界性病变的判断时表现得最为突出。在这种情况下,病变形态的不确定性(灰区)、诊断标准的人为性武断性、观察者对图像识别和进行判断过程中的主观性,必然会导致一张切片经不同专家会诊得出不同的结论。一张切片经不同专家会诊出现几种诊断的事例屡见不鲜。病理诊断有时只反映诊断当时对某一疾病(类型)的认识深度与诊断标准,带有明显的时代印迹(有时仅相隔几年至十几年),本例按旧标准是可诊断为癌的。随着对疾病认识的深化和诊断标准的变化,原来诊断的可靠性与准确性将发生变化。

    事实上,一个新的疾病(或亚型)的出现,常常是对以前认识的修正、深化、甚至是否定。WHO(世界卫生组织)肿瘤组织学分型的每一次改版都是对上一版的补充、修正或局部否定。这种现象其本质是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关系,既不能循古判今,也不应以今非古。本例患者按旧标准,有的医生就直接诊断癌了,按新的标准则考虑交界性浆液性肿瘤,加个“表面”,说明此肿瘤与经典的交界性浆液性肿瘤是有差别的。新的诊断标准的放松往往是因治疗手段进步造成的,卵巢交界性浆液性肿瘤本身并非良性肿瘤。

    对此种病变的处理目前医学界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手术是交界性肿瘤最重要、最基本的治疗方式,包括保守性手术、根治性手术和全面分期手术。手术范围视患者年龄、生育状况、临床分期决定,要求完全或最大限度的切除肿瘤。标准手术方式:全面、仔细的腹腔探查、腹腔灌洗、腹膜活检、单侧附件切除术、大网膜切除术。保守性手术为保留子宫和至少一侧卵巢的手术方式,适应人群:早期、年轻、有生育要求。目前认为卵巢交界性及恶性肿瘤来源于输卵管伞端上皮,采用单侧附件切除术是治疗BOT的首选术式。本例经与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后,选择单侧附件切除术,这是目前治疗BOT的首选术式,是符合医学原则的。本例诊断后采取的治疗方式并未给患者带来更大的伤害,患者采取保守性手术后,复发的风险要大于根治性手术,必须注意随访。

    作为院方,我们希望并祝愿在我院就诊的患者健康。我们有义务告知吴莉娜患者及其家属:患者行的只是右附件单纯切除术,鉴于其病变的不良性质,术后必须密切随访。当前医学界的常规做法:对接受保守性手术治疗的卵巢交界性肿瘤患者应每3个月随访一次,内容包括常规妇科检查、超声检查、肿瘤标记物检查、CT、MRI,但PET-CT不作为常规推荐。查CA125是比较有效的手段,如发现CA125升高,应立即来医院就诊。

    用户:湘潭市第一医院 时间:2013-08-15 15:20:23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部门回复

    商家回复

    维权日志

    公益律师